第一次认识柴静,还是在《看见》里那篇的《山西,山西》。柴静小时候临汾也曾在村边的小河捉过鱼虾,而现在6岁的小姑娘从没有见过蓝天。我想起了临沂市罗庄区那些铝材厂和发电厂,记忆力中那里从未有过蓝天。桌子每天都擦,可每天都有一层厚厚的灰。

大气污染对于普通人来说像是温水煮蛤蟆。吃饭喝水多穿衣服,是眼前影响身体的事。癌症?肺病?遥遥无期。

看完了《穹顶之下》,我一个念头是逃跑主义:从此奋斗不止,去北欧或者加拿大,给自己和后代一个好环境。我们平头老百姓,奈何不了发电厂不洗褐煤,奈何不了中石油、中石化自制国四标准(发改委、环保部都管不了)。

而以我们的力量能做什么?像柴静说的,举报投诉,舆论。待到大家环保意识逐渐增强,形成民怨施压政府,像各地反对PX项目那样?

我想,很大问题归责于法制。像视频中提到《大气法》根本没有明确执法者是环保部、工信部还是质检总局,连立法的全国人大都说了他们没法明确。而机动车的尾气装置,根本没有几家装了符合标准的。没人查,所以企业敢不装。我装了就要成本上升就要倒闭。

今天看到许多公众号开始发《穹顶之下》,柴静二字甚是抓眼球,或已成刷屏之势。听说微博上已经有人攻击柴静的国籍和她的私生活了。偏不爱就事论事,道德高的一塌糊涂。爱扣个大帽子的习性已经深入部分国人骨髓中。

澎湃新闻问了一个问题:花了一年辛苦制作的片子,然后是一个星期的集中讨论,可能半个月后就没人再提起了。

半个月新闻事件的热度就过去了,像蓝翔挖掘机一样很少有人再提。而 PM2.5 依旧爆表,我们的肺继续慢性损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