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,我读了这些书

1.《我们仨》 杨绛

“人情甚暖,也能涌出几股泪来。”

早就听说这本书,原以为是本虚构小说,像钱钟书的《围城》。其实“我们仨”是指:杨绛、钱钟书和独生女儿钱媛。记录了钱杨夫妇在英法留学、阿媛的幼年和童年、文革在干校的日子。两位老先生是学术大师,离我们很远。从这本书,却让我看到了他们作为普通人温情和无助的一面。

钱媛在六十岁时得了癌症先于父母去世。钱钟书那时也在住院,不知道女儿得病,每天想她,杨绛只能骗他说女儿忙。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,一边是丈夫卧床,一边是孩子快要离世,令人心碎。

一九九七年早春,阿瑗去世。一九九八年岁末,钟书去世。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。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。“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”。现在,只剩下了我一人。

杨绛今年已经105岁了,钱钟书和钱媛已经离开她快20年了。看到最后,我看哭了几次,很心疼“我们仨”。

2.《1984》 奥威尔

之前看过《V字仇杀队》,最后的结局是美好的。但《1984》不同,凌晨两点我看完它,压抑和失落的无法入睡。原谅我贫瘠的语言无法概括出书中内容和痛处。

如果我们真的生活在1984,我们会相信2+2=5的。

3.《球状闪电》 刘慈欣

想看《朝闻道》,没找到资源,后来才知道是中篇小说。转而看了《球状闪电》。像《三体》一样让你看完后整个人都超脱了。

借用《朝闻道》的一句话:“你把宇宙的终极奥秘告诉我,然后毁灭我。”

你愿意吗?

4.《俗世奇人》 冯骥才

短篇小说集,其中《泥人张》在中学课本学过,或者其他故事在语文阅读理解里做过。故事都挺有趣的。

5.《一句顶一万句》 刘震云

书很长,看了很多个晚上。我们中国人没有信仰,我们信的是人。这样的孤独,从幼年开始,就伴随了我们一生。老詹传道时讲:你是谁,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。

以下摘自豆瓣书评:

书里前半段写杨百顺(吴摩西),后半段写牛爱国。两个时代的人物,同样的憋屈和悲苦。把他们联系起来的,是他们无数同样强自掰扯着,掰扯别人也掰扯自己的亲人好友和仇人。杨百顺和吴香香掰扯较劲,牛爱国和庞丽娜也掰扯较劲。他们不仅和自己的妻子丈夫儿女父母较劲,实际上更和自己较劲。

也许,找个知心的人让自己安静和松弛下来真就这么难。所以才有,一句顶一万句。

我觉得自己这么说,把这个小说有些看低了——那些被生活捶打,然后又捶打别人,让每个人的心态都扭曲的狠劲儿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里:不杀人,就放火。

这些书大部分时间是在上下班的车上看的。Kindle是个好东西,再次安利给平时爱看书的同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