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嘠哥,凭借在图书馆随便看的两本前端书,进了一家做 GIS 的国企当前端工程师。三个月后可无缝转正,令人羡慕。但嘠哥说不甘心,要考帝都的 CS Master(计算机硕士),然后研二就去中关村收割 offer.

于是嘠哥和他隔壁专业的老乡,在学校家属院合租了单间,准备边工作边二战。他老乡去了富士康,不是流水线上的苦逼富士康工人。而是富士康研发中心,郭台铭研究工业机器人的地方,非常酷炫。他也是不甘心,因为去年总分过了某牛逼学校的微电子专业,可是某单科差了几分。

嘠哥住的这栋楼,往东三百米就是大海,是个海景房,然而他在一楼。房间就一张宿舍式的上下铺小床。有独立电表,洗澡的时候还要从洗手间接上自己房间的电源,真是会玩。另外,隔壁房间是在一餐卖黄焖鸡米饭的夫妇,每天早晨六点起来剁鸡。

嘎哥的老乡在富士康上了几天班,又慌又烦。慌是因为其他二战的都复习很多天了,烦是因为枯燥的工作和傻逼的上司。他很想辞职,但《富士康应届毕业生三方协议》规定员工未干满协议期,主动辞职的,要罚 3000 块钱。

于是嘎哥的老乡就在“交钱马上走人”和“干段时间拿工资抵”之间纠结着。嘎哥把这事告诉了我,我也为他的老乡感到纠结。

过了几天,嘎哥对我说他老乡解脱了,太搞笑了。

原来他的老乡在上班时过度无聊,看新闻时被主管当场抓住。然后就被开除了。

开除了就不是主动辞职,就不用交违约金。根据劳动法,富士康还要给他补上应得的工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