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见过凌晨四点东方的一缕光,空气使人清晰又能呵出白雾。日出的光格外的燃,那是夏日里最不拒绝阳光的时候,校园里或者是西门旁的马路上只剩下“静”这个字。

我喜欢这空荡的路,疲惫迫使我总是匆匆地走着。腿软软地支撑着身体,冷风钻进膝盖脖子,但肚子是温暖愉悦的。我喜欢街边的早餐铺,一碗热腾腾的豆腐脑,一个茶叶蛋,两个角瓜鸡蛋馅的大包子。能赶走冬夜从网吧出来后的瑟缩。豆腐脑里的卤太咸,身上二手烟味浓烈,我的脚期盼热水。这是最近我通宵后的记忆。

通宵总是有强烈的理由和欲望的。为了 LOL ,为了体验,为了责任,为了陪伴。我人生第一次通宵是在一场考试前,不是为了准备考试,反而弃考了。那个夜里,通宵的几个人像戏一样。四点我醒了,在综合楼五楼的最东边的窗户上看了日出,拍了日出。在那个时间段经历了很多第一次,第一次挂科,第一次通宵,第一次弃考。做了很多早晚都要做的傻事。现在我想起来一阵尴尬。

暑假我们做了一份杂志,最后的印刷前要再审核一次。所以年轻人,通宵吧。我们边找错误边聊了喜欢的书,Z同学的几句话让我重新认识了王小波的《黄金时代》。而Y同学竟躺在地板上睡着了,还打起了呼噜。不到三点了我就睡了,Z同学改了一夜的杂志。第二天说她晚上一点都不困,早晨还挺精神的。可是一沾了床,就被吸住了。今天傍晚在三元湖边上遇到了她,从容而知性的Z同学。相识了马上一年了,一起共事过努力过,看到她就是特别亲切的感觉。

还有台风那天的通宵,暑假未回家三人小组通宵写策划导致姑娘劳累过度大姨妈来看望。世界杯决赛和学长的通宵看球,撑不住了就同床睡觉还拍了合拍。搬宿舍没法住到北校前在网吧通宵,搬着东西爬了一上午楼。

现在我答应了她再也不去网吧通宵了。有一天上网没注意,已经十点四十二,宿舍马上要关门。下着雨,打伞跑不动。

于是,我淋着雨从网吧跑了十二分钟到宿舍。

额,我都写了什么。。